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四版 正文

防范宗教极端思想是一项系统的教育工程

来源: 穆斯林通讯 作者:  叶宇婷 2014-07-02 17:58  编辑: 杨晨雨


  防范宗教极端思想是一项系统的教育工程

  凤凰网采访西北民族大学中东文化研究所所长、丁俊教授

  叶宇婷

  5月14、15日,伊斯兰教“中正之道”研讨会在乌鲁木齐召开,专家学者强调中正之道是伊斯兰教所倡导的重要思想主张,是穆斯林宗教功修和社会生活中应该遵循的重要原则。与伊斯兰教所倡导的中正之道相对立的是宗教极端思想,在当下宗教极端思想有哪些表现及传播途径,这些极端思想何以能够传播,有多大影响,与会专家西北民族大学中东文化研究所所长、教授丁俊接受凤凰网访谈,解答这些疑问。

  凤凰网资讯:宗教极端思想在当下有哪些表现?

  丁俊:宗教极端思想或极端主义,是一种错误或有害的价值取向,是借着宗教的行头,但它不是一个新生事物,在今天的信息时代它的危害性增强了,破坏力也增强了。

  极端思想的人认为,一切现代文明都不可以用,比如坐车、用电话。这是极端的复古主义。它在当下是有表现的,而且在穆斯林当中是有影响的。如果不对他们做积极地引导,跟他们讲清楚伊斯兰教也强调与时俱进这样的理念的话,他们就会觉得越是现代文明的东西,越是远离伊斯兰教。

  除此之外,在穆斯林内部,还有少数人认为他们所掌握的就是真理,不为他们所认同的价值就是异端,异端就要消灭,要消除,要口诛笔伐。伊斯兰教历史上有极端的教派,但被主流教派批判消失了,但它那种思想方法、模式有时也会复活起来。没有包容心,心胸很狭窄。这些人认为他是对的,而且百分之百是对的,他完全掌握了这个真理和解释真理的权利。

  伊斯兰教的经典里讲宇宙世界、人类文明的多样性,有些极端人士不认同多样性,对异己、异教、异族排斥抵制,甚至再极端就要动武,要消灭。这也是违背伊斯兰教的,很危险。

  凤凰网资讯:这在国内有表现吗?

  丁俊:这是一个国际性病毒,在国内也是有影响的,新疆地区的宗教极端思想表现得严重一些。具体来说,是一种分裂的诉求,拿宗教作为分裂的诉求。

  伊斯兰教有吉哈德的理念,有时翻译为“圣战”,但其实“圣战”再翻译回去不是阿拉伯伊斯兰的文化语境了。伊斯兰的本意就是和平,穆斯林的文化语境最讨厌“战争”这两个字眼。“圣战”是一个西方理念,这是翻译时的借鉴。

  “吉哈德”分小的和大的两种,小的“吉哈德”就是武力的东西,这里面有很多的限制,是要在合法地域捍卫自身权益。大“吉哈德”是精神的东西,要管好自己,要修身养性,这是宗教的核心,要做有德之人、有爱之人,培育人的精神、心灵,塑造人的道德操守。这是一个很难的工程,是毕生要去做的。伊斯兰教所强调的“吉哈德”更多的是对自己,管好自己,不仅是管好外在的自己,更多的是管好自己的心意、意念、精神。所以翻译成“圣战”完全是误读,没有对接。这样的曲解会造成很多问题,曲解了“吉哈德”的理念,让人拿刀枪去战场,而且跟人说那是合法的抵御外敌入侵。现在拿这些来做诉求,完全背离了“吉哈德”的理念。要把这个讲透,这不是“吉哈德”,是杀人了,是误入歧途,不然的话误导会更深。宗教极端分子会从宗教文化中断章取义,曲解经典。

  凤凰网资讯:为什么能够曲解?

  丁俊:伊斯兰教的经典是阿拉伯文的,中国的穆斯林不懂阿拉伯文,他们信奉《古兰经》,但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读不懂阿拉伯文的《古兰经》,依赖的是讲经的人。讲经的人非常重要。

  凤凰网资讯:在中国,宗教极端思想是如何干扰伊斯兰教的“中正之道”的?

  丁俊:它干扰的途径可能有很多。作为穆斯林,再广一点说作为人类,有物质和精神两种需求。填饱肚子后,还有精神方面的追求,穆斯林的最基本的精神追求就是对伊斯兰教的追求和信仰。我们正常的途径可能不是很畅通,比如购买正常出版书籍,获取正面信息的渠道不畅通。就跟交通堵塞一样,堵车了,或比较拥挤,那可能就有别的途径。所以一些极端就有了市场,有了空间。宗教极端思想会通过这样的一些途径去渗透、传播。

  文革时路基本堵死了,改革开放后,在治理模式上是疏通了,有了清真寺的恢复、经学院的恢复。宗教治理最为核心的还是疏导问题,就像交通要疏导,而不是要堵。有时候我们要应一时之急,就像警察处理交通事故一样,会造成临时的堵塞,但不能把这种应一时之急的做法常态化,经常堵车就不行。人才出不来,没有见多识广的人,就容易有极端的东西,极端的东西才会有市场。

  凤凰网资讯:我国伊斯兰教“中正之道”思想的传播渠道畅通吗?

  丁俊:还有很大的拓展空间吧。我们现在是精神消费的时代,一个穆斯林走进书店,要找一本关于伊斯兰教大量正面信息的书,一本讲“中正之道”的书,很难找到。为此,宗教人士、专家学者要做更多的工作。没有这些精神营养的东西,非法的小册子就会流传出来。人渴要给他提供水源,不要让他饥不择食,什么水都喝。提供合法的渠道非常重要。我们要提供正面的需求,而不是给地下讲经的让路。

  凤凰网资讯:从穆斯林自身来讲,应该如何远离宗教极端思想的干扰?

  丁俊:这不单单是一个穆斯林自身能远离的,伊斯兰教是国际性宗教,极端的东西国际上也有表现,我们要了解国际上对极端宗教的回应,去借鉴。作为穆斯林,他们应该对伊斯兰教有正确的理解,去请教,去学习,明白伊斯兰教的核心是什么,它主张什么。有一点还要强调,特别像新疆这样的地区,要有一些国家观念,或培养国家意识,提升对中华民族的认同感,增强公民意识、法律意识、现代意识。这些都有助于远离极端,说穿了,这是一个很系统的教育工程。

  有一个现状,穆斯林中有比较多的“教盲”和“法盲”,身为穆斯林对自己宗教的基本精神不清楚,作为中国人,对法治也不清楚,对国家认同概念模糊。这样很容易出问题,负面势力容易利用你,攻破你。这些人教育文化水平低,走的地方少。整个中国的进步依赖于改革开放,少数民族也需要改革开放。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新疆是一个完全封闭的,那么这个地区人员的流动不足,与国内外缺乏交流互动时,他的思想就会保守,就会极端,所以应该多走出去。我们也出过一些新疆公民外出走动受限的问题,俞正声主席都强调说不能这样做,这样类似于堵车。这是警察处理交通事故的应急,但是常态化会带来很多负面的东西。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