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六版 正文

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十)

作者: □马保全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4-06-05 18:25


  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十)

   □马保全

  -缘起:

  马金鹏先生(1913-2001),字志程。济南人, 1932年从成达师范学校毕业,被保送至埃及艾资哈尔大学留学,四年后学成归国。先后在成达师范学校、北平回教经学院任教,自1949年底到1953年受聘在上海福佑路清真寺做教长,1953年起在北京大学东语系阿拉伯语专业任教,历任讲师、副教授,一直到退休。马金鹏先生一生译著颇丰,已经出版的有《古兰经译著》、《穆罕默德评传》、《曼丹叶合》、《伊本·白图泰游记》等。一次偶然的机会,马金鹏先生(以下简称先生)的长子马博忠老师向我谈及了先生在上海做教长期间,为了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中保持阿拉伯语水平,提高业务水准,并以文字记录当时的历史,曾以阿拉伯文写下了几本日记。

  后记

  以上是笔者在翻译过程中感触最深的几点内容。坦率地讲,先生做阿訇在维护团结、保障穆斯林利益、刻苦钻研并宣传适应时代的教门知识等领域可以说是鞠躬尽瘁。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日记中的先生绝非一位板着脸的学究模样,相反是一位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热爱家庭,也曾遇到了生活上拮据的山东男儿形象。

  日记中体现的这些生活的点滴不会贬低先生的形象,相反是先生生平的真实写照,是一个历史人物的完整表现。为使日记更具有可读性、学术性,现将日记做成上述导读,这样不免会丢失掉日记原文中的很多生活细节等一些内容。希望读者理解。

  翻译过程中,我始终得到了马博忠老师的热情帮助;此外巴勒斯坦在华留学生黑马先生对于部分阿拉伯语文本内容的翻译提供了帮助,黑马先生已返回他的祖国巴勒斯坦。上海伊斯兰教协会会长金宏伟阿訇对于文章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在此鸣谢,并祈求全能的真主慈悯大家,阿悯!

  导师“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的评语:

  本人硕士阶段的导师———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西亚系原系主任、研究生导师于维雅教授(汉族)在阅读了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译稿、以及本人的《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之后,感慨地写下了一段珍贵的读后。

  “《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一文,马保全同学通过翻译北京大学已故阿拉伯语教授马金鹏先生生前的阿拉伯语日记,整理和发现先生所处时代的生存状态以及有意义的生活、工作经验,这个翻译———整理———写作过程本身正是本专业始终遵循和强调的基本学术训练,即以外语作为工具,通过考察(翻译、研读)第一手文献资料,从事有意义的关于历史文化、宗教艺术等方面的研究与写作。《导读》一文通过扎实的史料(日记)、冷静的观察、平实的语言反映出先生所处时代的社会图景,让今天的人们认识和了解建国初期一个回族知识分子的精神世界及其行为操守,是一项十分有积极意义的学术研究。”

  紧接着,于教授谈了在阅读到日记中相关内容后的感受,并充分肯定了这份日记的意义与价值,他深情地说:“不仅如此———我相信———无论是本文作者还是本文受众都会受到先生人格、学品的深刻影响,思考学会先做人,然后做学问,接着做品学兼优的学者。而不是把作学问作为工具,成为当今社会的寄生虫,甚至蛀虫,为一己之利、为既得利益损害社会机体。”

  于教授是北京大学东语系阿拉伯语专业1976级本科生,也是马金鹏先生晚年的学生。作为一名非穆斯林学者,他对该日记文本的客观认识与评价,对穆斯林与非穆斯林而言无疑都是具有重要参考价值的。对笔者而言,这更多出一层教导的意义。本人愿再次以业师的评语作为本文的结尾,并以此自勉:“学会先做人,然后做学问,接着作品学兼优的学者。而不是把作学问作为工具,成为当今社会的寄生虫,甚至蛀虫,为一己之利、为既得利益损害社会机体。” (完)

  -“尔林”是中国回族等各族穆斯林对于阿拉伯语、波斯语中音译。本词的原意是指知识、学问、科学等。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