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十四版 正文

阿拉伯医学经典巨著《医典》通译的倡议

作者: □张建青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4-05-08 18:17


  阿拉伯医学经典巨著《医典》通译的倡议

  

   青海省回医药研究会以青海红十字医院回医科为临床实践基地,以新近建立的中国回医药历史博物馆为对外开放窗口,在五次伊斯兰文化与人文医学论坛的平台上,邀请了5位中国国内最著名的中阿文翻译家,尤其是在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我国第一位对中国回医药的经典著作《回回药方》进行考译的专家宋砚教授的牵头下,诚邀国家外文局中东通讯社社长、《今日中国》阿语版原主编王复教授、中国驻伊朗大使馆大使秘书、阿文专家白志所教授、中国伊斯兰教协会马义辉教授、中国社科院阿拉伯语专家王俊荣教授,立志于斯,苦心孤诣,与多位同仁和青海红十字医院同事,全心致力于拟共同翻译阿拉伯著名医学最负盛名的“阿拉伯医学王子“阿维森纳的巨著《医典》。

  阿维森纳《医典》的《医典》不仅是阿拉伯医学的最伟大的经典巨著,也是西方医药学的经典巨著。自公元11世纪初成书之后,曾长期被阿拉伯国家和地区、欧洲和北非诸国奉为医学指南,尤其在12世纪被译成拉丁文之后,在西方曾作为医学临床教材历经六百多年,堪称欧洲传统医药学的圣典。

  阿维森纳(公元980-1037年)是西方拉丁文的名字,在阿拉伯世界人们称他为伊本·西那。他不仅是久负盛名的杰出医药学家,而且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伊斯兰哲学家之一,同时还是一位科学家、大阿訇和著名诗人,曾著有450部著作,传世至今的有250多部。因此,他被尊称为“学者之王”与“学者之冠”。就对世界医学的贡献而言,阿维森纳与古希腊的希波克拉底及古罗马的盖仑,并称为西方医学史上的三座里程碑。同时,阿维森纳不仅是阿拉伯医学与西方医学的巨匠,而且还是东西方医学文化交流的先驱。

  《医典》是在伊斯兰教先知医学的基础上,全面吸收和深刻继承了古希腊、古罗马的医学成就,同时也吸取了波斯、中国和印度医学的经验,对阿拉伯医学以及西方传统医学从理论到实践的全面总结,成为当时世界上最优秀的医学体系之一。阿维森纳的《医典》以体液学说为纲,寒热燥湿四性为纬,从而阐发对疾病的病因学、生理学、病理学、治疗学,并与哲学和心理学相融合,集心理精神疗法、饮食疗法,禁食疗法、洗浴疗法、烧灼和放血疗法、薰香疗法、草药的药物疗法等各类特色疗法于一体。西方及阿拉伯地区的医师们,曾经在《医典》的指导下,依靠触脉和观察尿液诊断疾病,以及应用心理和精神疗法。医师们根据病人脉搏的幅度、强度、速度、弹性、充盈度、规律性和节律性,以及尿液的颜色、密度、通透度、混浊度、沉淀度、数量、气味和泡沫的多少对病人作出诊断,并根据不同情况给予实用有效的治疗。使阿拉伯医学发展达到当时的世界空前水平。

  《医典》是共分为五大部分的巨著。第一部分主要是阐述了医学的定义与范围、健康的要素与养生,以及身体内小宇宙失调和疾病的产生,其中特别介绍了希波克拉底和盖仑的著名的体液学说、解剖学、人体宇宙论和生理学等丰富多彩的内容;第二部分是关于草药的药性,药理和药物治疗学的内容;第三部分则主要介绍了特殊病理学,包括常见病中的头痛、中风、偏瘫和癫痫等疾病,以及一些身体特殊部位的病理演变等;第四部分介绍了外科方面的处置方法,包括外伤、神经损伤、骨折、脱臼、皮肤溃疡等的治疗技巧与方法,还有关于发热的治疗经验;第五部分则是记录了大量的经验处方,其中很多是与中医中药相似的多种草药组成的复方,是一部较完整的方药书。很有可能我国的《回回药方》即是以《医典》第五部分为基础撰写而成的。

  自古至今,在欧洲及北美,有很多翻译成拉丁文和英文等的《医典》注释、词典、译本、仿写本和点评等,据有关专家统计,其发行量仅次于《圣经》。但相关《医典》的版本大多都与12世纪拉丁文版为翻译蓝本,大多都是其中的前四部分内容,而缺乏第五部分,迄今为止,世界上尚没有《医典》真正完整的通译本。直到1999年,在格儒勒医学博士的英译本(从拉丁文版医典翻译而来)的基础上,再由波斯和阿拉伯医生的参与下,对《医典》进行全力补充翻译和修订,并在美国出版,成为现今《医典》西文版中最全面、最完整的版本,但未翻译第五部分,且与原阿文版的《医典》仍有不少差距。而900多年来,最可惜的是少有中文的译本。至2010年在德国籍博士希伯莱大学亚非研究所弗利克斯·克莱·弗兰克教授的指导下,由北京中医药大学朱明博士和其同事组成的翻译团队,以格儒勒博士的美国版《医典》为蓝本,成功地在人民卫生出版社翻译出版了《医典》中的第一部分内容1130条,向中国读者介绍这部西方医学的经典,不但为广大中国公众对古代西方医学界的理解,以及比较中西医药学的异同开辟一条新的途径,也为中国回医药学的振兴与发展起到推动作用,对我国各民族人民健康事业具有重要意义。

  而目前我们拟从阿拉伯原文中翻译《医典》的全部五部书,这是前人尚未做过的巨大工程,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但这种困难绝非偶然,一是因为原书出世距今已有900多年历史,时间相距已较久远;二是由于900多年前的草药名称和种类与现今多有不同,殊难考证;三是很多植物生长的地域不同,加上语言宗教不同而出现的隔阂,以及各国各民族之间的文化背景迥异,包括饮食与加工习惯也相差甚远;四是由于《医典》乃医学著作,就要求译者即要阿文十分精通,又要精通英文和中文,更重要的还要在医学上有所理解和贯通,而这种人才较为难得;五是更需要不畏艰难,敢于攻艰、甘于奉献的刻苦敬业精神,以及要有同心同德、全心全意、共同协作致力于翻译和比较研究的团队。而现在,我们在国家支持民族医药学发展的大好形势下,在回医药学振兴与发展的需求下,青海回医药研究会正逢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与国内著名专家已达成共识,分工合作,努力攻关,将阿文原版《医典》进行五部书的通译,将为我国回医药的振兴与发展打下坚实的理论基础,尤其在回医药的宏观医学体系和辩证思维方面,以及回医药学在700年前与中医药学结合的源头找到共识提供理论文献。

  对这项工程的支持和帮助无论是穆斯林,还是非穆斯林,也无论任何民族,都将是无量的善功和功德,因为这是天地境界的大事业。这种天地境界事业和善功对参与者的人生可以获得巨大的精神意义,从而使参与者产生更高的人生价值。因此,我倡议有志者奉献自己能够奉献的力量,以出资、出力的形式参与《医典》通释的这项天地境界的大事业,为人类的健康、为民族医药的振兴与发展事业做出贡献。

  □张建青

  □作者简介:张建青(汉族)穆斯林尊敬的朋友,青海西宁红十字医院院长。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