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四版 正文

难以忘怀的忘年挚友———素来曼·丁吉惠阿訇(一)

作者: 艾哈迈德·刘文学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4-05-07 18:20


  难以忘怀的忘年挚友———素来曼·丁吉惠阿訇(一)

  □艾哈迈德·刘文学

  丁吉惠阿訇突然归真了,给我及众多穆斯林的心灵上以极大的震撼!毕竟丁阿訇和我们太亲、太熟了;毕竟丁阿訇在人们心目中太好、太受人尊敬、受人爱戴了;毕竟丁阿訇太年轻、太优秀了;他做的善事、好事太多太多了!人们怎能不感到震惊、不感到惋惜呢?又怎能不让人伤心、悲痛呢?

  我和丁阿訇相识、相交已有30多年的时光,初遇丁阿訇是1980年左右,那时他还是个孩子,当年我已36岁,同时在东大寺随马师贤阿訇学习《古兰经》诵读,我是下班后利用晚上时间,吉惠也是放学后来学习的,可以说我们还是忘年同窗。由于我和他爸年龄相近,又和他叔丁培兴哈吉是同一单位工作的同事和朋友,所以吉惠多年来一直把我以叔相称。

  童年的他,诵读《古兰》完全是童音,而且吐字清晰,声调优美动听,大家都喜欢和欣赏他诵读《古兰经》的声音。他天资聪颖,为人善良,性情沉稳,小小年纪很懂事,给人留有很好的印象,那时我就认定吉惠一定有发展前途。

  吉惠初中毕业后就立志求学念经,1983年随米子清阿訇到固原三营驻学,是米阿訇从平凉带去的最年轻的弟子。马师贤阿訇,米子清阿訇既是他尔林的启蒙老师,又是他人格、品行的师表,为他的成才从信仰和素质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多年的开学生涯中,阿訇坚持不懈,勤奋学习,从不气馁和间断,即使在父亲中年早逝,也没有因生活所迫中途改行。

  1984年平凉阿语学校开学时,我看到吉惠阿訇的身影。之后阿訇到河南郑州跟随买荣禧老阿訇求学深造,在尔林和人品上都有更高的升华。与他同在买阿訇帐下求学的师兄们,如今都是河南各地有实力、有影响的中年尔林,有的在国内外颇有声誉。

  吉惠阿訇毕业后曾先后在西安伊斯兰学校、平凉阿拉伯语学校任教。1995年陕西安康兴文清真寺来平凉阿校求援,要搬请吉惠阿訇任教,阿校将吉惠阿訇暂时借调给安康兴文寺,吉惠阿訇在安康兴文寺任教期间,深得安康各坊穆斯林拥护和关爱,他为兴文寺大殿落成及幼儿园开办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1999年9月,吉惠阿訇从安康回到平凉阿校任常务副校长,之后平凉河东寺重新搬请吉惠阿訇任教。从此,阿訇先后在北塬高寨清真寺、平凉东大寺各任一届教长,在河东寺任三届教长,最后由河东寺搬到固原东坊寺。阿訇先后对河东寺,高寨清真寺、固原东坊寺的修建工程做出卓越贡献。这期间还先后到伊朗、沙特、科威特、埃及等国短期进修深造,参观访问,并三次朝觐。因而在学识方面得到拓宽和提高。阿訇身上看不出狭隘的教派和门户偏见。阿訇平时常说的几句话是:“不管新门老门,只怕没门”、“一掌手两掌手,只怕不掌手”、“一抬手三抬手,只怕不抬手”。充分体现了他的博大胸怀。

  他和香港知名人士、慈善家、伊斯兰活动家、哈吉丁荣祖·阿里丁是忘年至交。受阿里丁言传身教及为人处事的熏陶,他致力于慈善事业,为穷乡僻壤的穆斯林解决饮水难问题,先后为平凉周边山区募捐打井20多口;为平凉30多位贫困家庭的白内障患者做了免费复明手术。在广大穆斯林同胞心目中留下难以忘怀的念想。

  吉惠阿訇在香港参观清真寺及天主教、基督教堂回来后感慨很多,觉得内地阿訇的文化素质普遍比不上香港,宣教思想、宣教方式太保守落后。提倡走出去学习,看看各地的教门状况,取长补短。阿訇更应该学习穆圣和圣门弟子的宣教方式,走出去,关心民情,访贫问苦,扶弱济困,上门宣教,弘扬伊斯兰。不能只坐在寺里或家里等人邀请,受人馈赠。

  阿訇还认为穆斯林只有互相走动,互相学习,互相鼓励,才能增强信仰,增进团结,才能让更多的人了解伊斯兰,回归伊斯兰;也让教外人减少猜疑和误会。这是增进民族内部和各民族之间团结的最好方式,也是对社会稳定的贡献。

  去年12月7日,他率团去云南参观学习、考察访问,10日上午,在大理演讲时突发心脏病归真,足见他是伊斯兰的践行者。祈求安拉升高吉惠阿訇在天园的品级,并回赐他的家人及后代。

   □作者简介:艾哈迈德·刘文学原平凉阿语学校校长,《新月》报主编。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