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二版 正文

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七)

作者: □马保全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4-03-04 18:01


  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七)

   □马保全

  -缘起:

  马金鹏先生(1913-2001),字志程。济南人,1932年从成达师范学校毕业,被保送至埃及艾资哈尔大学留学,四年后学成归国。先后在成达师范学校、北平回教经学院任教,自1949年底到1953年受聘在上海福佑路清真寺做教长,1953年起在北京大学东语系阿拉伯语专业任教,历任讲师、副教授,一直到退休。马金鹏先生一生译著颇丰,已经出版的有《古兰经译著》、《穆罕默德评传》、《曼丹叶合》、《伊本·白图泰游记》等。一次偶然的机会,马金鹏先生(以下简称先生)的长子马博忠老师向我谈及了先生在上海做教长期间,为了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中保持阿拉伯语水平,提高业务水准,并以文字记录当时的历史,曾以阿拉伯文写下了几本日记。

   4.先生在任职期间刻苦学习,钻研“尔林”①。

  先生做阿訇期间,利用业余时间读了大量的阿拉伯语、汉语的伊斯兰教相关书籍。这半年多的时间,仅仅日记中提到的,先生就曾仔细阅读的阿拉伯语书籍包括《古兰经》各种版本的《圣训》、阿拉伯语著作《古兰经知识的源泉》、埃及近现代著名思想家穆罕默德·阿卜杜编纂的《哈基姆经注》、哈乃菲教法学派学者塔哈维的教法书、白尔赞吉教授编写的有关先知生平的书籍、赞圣词《曼丹叶合》等等。汉语著作包括清代回儒、著名经学大师马复初先生的《天方历原》,北京大学马坚先生汉语著作《回历纲要》、《回民为什么不吃猪肉》,还有一本简要的介绍天主教的书。语言上涵盖了阿拉伯语和汉语两种语言,内容上包括了经训、教法、伊斯兰历法、和其他宗教等多个方面。由此可想而知先生阅读、泛读的其他日记中未曾提及的书籍的数量和范围了。同时先生还笔耕不辍,进行译著,并印刷伊斯兰教宣传材料。

  先生在1950年8月1日写了一本对于穆斯林妇女的小册子,日记中记载道:

  “今天,我完成了一本信仰小册子的写作,这本册子是为本坊女寺而写的,写这本小册子耗时一周整。感赞真主,它的形式令人满意、字迹赏心悦目且册子的印刷排版有序。”

  他曾经以汉语著成《伊斯兰教法中的永恒幸福》一书:

  “今天,我完成了汉语作品《伊斯兰教法中的永恒幸福》一书的写作。很久以来我决心要出版这本书——尽管一系列穆斯林书籍的出版之事有待实现,但是种种条件并不允许。故而,今天我从早到晚一直在埋头于这项艰辛的工作。感赞伟大的真主,这本书最终还是以最佳的形制和样式呈现在大家面前了。然后,为了改善书中的语言表达,我又审阅了此书,修改了书中的表达,也改正了书中存在的词语和意义的含混之处。”

   (见1950年8月3日日记):

  “现在我开始印刷汉文译作《伊斯兰教法中的永恒幸福》一书。这本书,是上海福佑路清真寺准备发行的伊斯兰系列书籍之一。这部书内容简明扼要,我认为这书对伊斯兰教工作者是有用的。在这个话题之后,我将写伊斯兰为何禁食猪肉,我已经决意首先收集这方面已有的资料,如有必要,我将另外再写成一篇文章。”(见1950年8月14日日记)

  手写了《古兰经选》并印刷分发:“由于本寺穆斯林在学习了《古兰经》简短章节之后还要求继续学习,今天我开始书写《古兰经选》并且将其印刷。我感赞安拉,这是伊斯兰教出现的一个好的现象。安拉使人成功。”(见1951年1月28日日记)“今天早晨,我买了50张纸来印刷《古兰经选》,这段经文选我在前一段时间就写好了,因为没有纸,接下来的工作就暂停了一段时间。今天从早到晚,我都在印刷《古兰经选》,知感主,我没感到劳累,我已经完成了大半工作。”(见1951年2月15日日记)

  先生还曾试图翻译“一本关于礼拜的教法书”:“现在我正在翻译一本关于礼拜的教法书,这项工作已经持续很久了,现在已经完成了全书的四分之一,或者更多。的确,本书的益处是众多而且是了不起的,希望中国的阿訇能够接受这本书,那样就能给他们自己和穆斯林群众带来很大的今后两世的福祉。”(见1950年12月6日日记)

  在读书著述的同时,先生还能引经据典对于一些教法上的难题作出解答,比如时至今日依然困扰着很多穆斯林能否唱歌的问题。先生1950年11月7日的日记将事件缘起及他的解答做了如下记载:“今天我收到了一位兄弟的来信,他向我请教伊斯兰对于唱歌是允许还是禁止的问题。对此问题,人们关于究竟伊斯兰是禁止还是允许有着很多不一样的意见,所以人们对此问题显得十分窘迫,所以他要求我对此做一解答。”

  先生马上解释道:

  “我读了一本相关的书之后——我发现对此问题的禁止和允许是源自对此问题不同的观察和推断。允许唱歌的人的依据是圣训中的相关记载,禁止的人的依据是伊玛目们的论断。那么为何在宗教学者中有这样的分歧呢?这要归结于人们对于圣训的不同的推断。圣训派的学者,比如伊玛目沙斐仪和罕伯里和马利克,这些人直接引用圣训来证明教法。即使圣训原文传述可信度为弱也是如此。至于思想学派,比如艾布·哈尼法,仅仅采用可靠的圣训。至于除此之外的问题,他都付之于类比。所以可以见到很多圣训是允许唱歌的,也能见到一些学者将其断为受禁止的。所以研究者对此问题是没法解释的,此事永远没有答案。”

  类似的教门问题还有诸如能否在墙上书写古兰经文的问题,先生如此解释道:

  “今天我在纪念亡人的场合,听了一位阿訇的演讲。演讲涉及了各个方面,他也谈及了天房、信仰、在墙壁上书写《古兰经》的问题。尽管他引用了少量的《古兰经》和《圣训》来做出论断,但从他的言辞中可知他的知识和理解是有限的。因为他从开始信仰伊斯兰教到壮年,一直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阅读阿拉伯语著作。所以他的宗教知识都是来自于汉语书籍,然而汉译书籍数量很少,所以这位阿訇就不知道阿拉伯语书籍中的一些事情。比如他说:在礼拜殿的墙壁和米哈拉布上面书写古兰经文,这是不合乎伊斯兰教教义的。然而哈乃斐教义书籍上曾经提及:为了防止这些经文从墙壁上掉落被践踏,所以在墙上书写是受憎恶的。然而若是经文不掉落,则无憎恶存在。天房上写有很多经文,若在墙上写经文是非法的,那么克尔白就成了最非法的地方了。所以我发现一些阿訇将伊斯兰教中的合法定位非法,又将非法定位合法。安拉至知。”(见1950年11月22日日记)

  这两处对于现实问题的教法解释,引经据典,令人信服。

  先生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恪守教法,严于律己,然而由于某些穆斯林群众由于对教义教法的无知,将本来是清真、合法,当作非清真食品。因为这种无知,在当时围绕“买糖”发生了一件“奇闻”,先生在日记中将事情原委以及整个过程做了记载:

  在12月4日:

  “今天中午有人给我说,有人传言在周五看见我去了商店购买了蛋糕,并且看见了我吃蛋糕,所以就有人传闻清真寺的阿訇吃了不清洁的食品。当给我说的这个人,听说这个消息之后,就来询问我事情的真相。我听后给他说:那一天我的确去了商店,我买了一磅中国南方出产的糖,这种糖的形状是方形的,一磅糖价格很便宜。所以吃这种糖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然而这里的人不了解此事……这就是事情的实情,我给那个人说了。我知道了谣言的传播是不好的,然后让他们看了看糖,糖是合乎伊斯兰教教规的。然后对他们说:我原谅了这个无知的人,但是我希望他向安拉忏悔。通过此事,我知道了人总是关注他人,却忘记自身。”

  (未完待续)

  -“尔林”是中国回族等族穆斯林对于阿拉伯语、波斯语中音译。本词的原意是指知识、学问、科学等。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