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二版 正文

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六)

作者: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4-02-11 09:59


  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六)

  缘起:马金鹏先生(1913-2001),字志程。济南人,1932年从成达师范学校毕业,被保送至埃及艾资哈尔大学留学,四年后学成归国。先后在成达师范学校、北平回教经学院任教,自1949年底到1953年受聘在上海福佑路清真寺做教长,从1953年起在北京大学东语系阿拉伯语专业任教,历任讲师、副教授,一直到退休。马金鹏先生一生译著颇丰,已经出版的有《古兰经译著》、《穆罕默德评传》、《曼丹叶合》、《伊本·白图泰游记》等。一次偶然的机会,马金鹏先生(以下简称先生)的长子马博忠老师向我谈及了先生在上海做教长期间,为了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中保持阿拉伯语水,提高业务水准,并以文字记录当时的历史,曾以阿拉伯文写下了几本日记。

  3:先生情系穆民实际利益,为此不辞辛苦,奔走努力。在看到了清真牛肉和非清真牛肉的屠宰过程中有混杂现象出现之后,当地阿訇、乡老都十分震惊。于是大家专门聚会,对此进行了讨论,并且达成一致意见———向上海市有关领导反应情况,具体的写信工作由先生负责。目的只有一个:

  就是以最佳、最有效的手段杜绝此类非法、违规事件再次发生。当天的日记如是记载:“今天午后,我们聚会讨论了清真屠宰场的问题。本地所有的阿訇都出席了。讨论了很久,最终大家同意向当地政府呈交申请。要求政府将清真屠宰场与非穆斯林屠宰场分开,以防混乱,这就是我们的心愿。他们要求我写申请,其他的阿訇作为穆斯林的代表前去政府递交申请。同时,我们还决定代表穆斯林组织一个友好协会,以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聚会在昏礼之后结束。大家都十分高兴。”(见1950年11月19日日记)

  先生在1950年11月20日的日记中以阿文记载了当时他写给陈毅市长的信件内容:“今天晚上宵礼之后,我写了一封长信,准备提供给上海回教堂务会,协会将寄给上海市市长。信是关于清真屠宰场的问题。它包括三方面的内容。首先:清真屠宰场和一般屠宰场临近会造成很多混乱的发生。第二:清真牛肉和非清真牛肉在运输到达目的地过程中有混乱。第三:往清真牛肉和非清真牛肉上面盖章,使用的都是同一把戳子。这把戳子往清真肉食上盖戳,也往非清真肉食上盖戳。鉴于这些混乱,我建议政府采取措施阻止问题的继续发生。建议包括三项整改措施:首先,让清真屠宰场远离非清真屠宰场,可以将其单独置于第三层,也可以让非清真屠宰场停业。第二:给穆斯林提供专门悬挂牛肉的方法,指定专门的地方来放置清真牛肉。第三:为清真牛肉刻制专门的印章,并准备专门的印泥。该印章和印泥仅仅可以往清真牛肉上加盖戳记,而不可用于非清真牛肉。知感主,我将信写完了。明天我再修改一下,也让别人看一下信件,以求得改善和他们的建议。托靠主!”

  在向政府表达了穆斯林的意愿之后,先生与当地穆斯林一道共同为了防止假清真食品的出现而专门书写、印刷了相关清真标识,这实际上是一种民间自发形成的清真食品维护公约。

  在1950年12月3日、1951年2月24日、26日的日记中分别有如下记载:“感赞安拉给我一次练习阿拉伯语书法的机会。这是因为本地的阿訇们为了防止与非清真食品混合和伪清真食品的出现,正在为清真食品的销售者更换清真标志。所以,大家决定印制新的清真标志,在标志的上方写一幅阿拉伯语,尽管我的阿语书法并不好,但大家还是挑选我来写。写得还是比较顺利的。我先找到了阿拉伯语字帖,然后根据上面的三一体进行了书写。写的内容是:这是便宜好吃的清真食品。然后我向大家展示,大家都很满意。这是安拉赐予我的很好的练习阿拉伯语书法的机会。新的标志今天就开始印刷了,托靠主,不久它就可以取代旧的标志了!”

  “因为今天下雨,一些阿訇没有出席今天研究出资印刷清真食品标志的座谈会。因为出资的事还没有商定,今天是约定协商的日期。然而雨天使他们无法前来。众所周知,尽管有些清真寺的阿訇未来出席,出席的人已经为印刷清真食品标志捐资2000000元以上了,这些费用足够印刷两次的了。”

  “今天早晨,本地的阿訇们聚会商讨印刷清真食品标志的事情。大家认为印刷是必须的,同样选择了负责此事的人。托靠主,这件事会很好得完成的。”

  之所以笔者对上述内容产生了特别的兴趣,是因为笔者近年因求学等原因去过全国很多地区,即目睹过穆斯林聚居区清真食品比比皆是;也看到了穆斯林散居区清真饮食一餐难求的状况。然而最令人厌恶的无疑是“假清真”食品的问题。这种“假清真”食品往往令人感到自己作为消费者的权益———知情权受到损害,更重要的是感到自身信仰受到了践踏和侮辱。

  比如先生日记中出现的非清真的牛肉等不符合伊斯兰教教义的食品当做清真食品销售给穆斯林,在某些人看来,是无关紧要的问题。然而千余年来在长期与汉族同胞相处的过程中,回族穆斯林对于清真肉食的关注程度非常高,在很多人眼中这是信仰的一种重要表现。先生能在当时与上海广大穆斯林一道果断干预,无疑是在关键问题上维护了穆斯林的整体利益。若放任自流,无疑会使问题进一步恶化,甚至会出现一些民族纠纷的事情。

  假清真牛肉事件,在日记中所占篇幅是较大的,而先生为当地穆民奔走的事件又何止与此呢!比如先生曾经给当地穆斯林教授阿拉伯语等相关知识:在1950年10月28日与1951年1月28日的日记中分别有如下记载:“今天晌礼之后,我开始在清真寺给一些坊上的穆斯林学生们上课。课程有三部分,第一部分是阿拉伯语,第二部分是汉语,第三部分是伊斯兰教教义。”

  “由于本寺穆斯林在学习了古兰经简短章节之后还要求继续学习,今天我开始书写《古兰经选》并且将其印刷。我感赞安拉,这是伊斯兰教出现的一个好现象。安拉使人成功。”

  生活,就是由琐碎拼接成的一段时光。穆斯林在琐碎的日常生活之中,蕴藏着对信仰要素的阐释。所以穆斯林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需要阿訇付出真正的心血,才能实现心系穆民的目标,维护一方穆斯林的幸福。而先生恰恰就是做到了这点,他自己身体力行,为了穆斯林的信仰与利益,有了自己一次次的努力,也为后人留下了这些宝贵的经验。

  (未完待续)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周飞(见习编辑)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