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二版 正文

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五)

作者: 马保全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3-12-31 17:39


  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五)

  -缘起:

  马金鹏先生(1913-2001),字志程。济南人,1932年从成达师范学校毕业,被保送至埃及艾资哈尔大学留学,四年后学成归国。先后在成达师范学校、北平回教经学院任教,自1949年底到1953年受聘在上海福佑路清真寺做教长,从1953年起在北京大学东语系阿拉伯语专业任教,历任讲师、副教授,一直到退休。马金鹏先生一生译著颇丰,已经出版的有《古兰经译著》、《穆罕默德评传》、《曼丹叶合》、《伊本·白图泰游记》等。一次偶然的机会,马金鹏先生(以下简称先生)的长子马博忠老师向我谈及了先生在上海做教长期间,为了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中保持阿拉伯语水平,提高业务水准,并以文字记录当时的历史,曾以阿拉伯文写下了几本日记。

  □马保全

  先生情系穆民实际利益,为此不辞辛苦,奔走努力。

  做为阿訇,自然要处理坊上穆斯林群众的日常宗教事务,并维护穆斯林群众合法的实际利益。这种实际利益的含义非常广,其中包括增强信仰知识的权利,对此先生一直关注,并坚持编纂通俗易懂的伊斯兰教教门材料,还向穆斯林教授《古兰经》的诵读,并解释其含义。

  而另外一点就是日记中出现的,穆斯林所购买的清真食品应该是真正符合伊斯兰教教义的清真食品,而非伪清真食品。当时上海出现了一起回民牛肉经营者购买来自非穆斯林屠宰的牛肉当做清真牛肉,销售给穆斯林群众的事件。对这样严重损害穆斯林群众信仰的行为,先生跑前跑后,出谋献计,最终使问题从根本上得以圆满解决。

  日记中对于这起恶劣的事件的前因后果、解决方式等细节做了详尽记述,具体如下:

  关于此事的最早记载是在1950年10月21日的日记中:“伊斯兰教的学者们聚集在外国寺里,我们进行了谈话,大家谈及了解决一个棘手问题的方法。这件事昨天发生了,到今天还没解决,十分遗憾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上海。”

  事情是这样的:是一些非穆斯林屠宰者欺骗穆斯林,他们买来一些未经诵念安拉的尊命屠宰的牛肉,当做清真牛肉卖给穆斯林。这是莫大的欺骗。我们已经从别人的口中听说了此事,但是尚无证据,所以当天清晨,一些信仰虔诚的穆斯林去了菜市场,然后观察在店里购买非清真牛肉的人,然后他们抓获了六个回民牛肉贩子,这些人正在购买非穆斯林宰杀的牛肉,准备倒手当做清真牛肉卖给穆斯林。然后虔诚的穆斯林群众把这些回民肉贩子弄到了清真寺,要求处理。

  当清真寺的阿訇们来了之后,我们讨论了这件事。首先听了肉贩子的言辞,然后我们告诉了他们这样做是欺骗并且是有害的。我们要求肉贩子做以下三件事:

  第一:他们不应该买非穆斯林屠宰的牛羊,他们应马上把牛肉还给非穆斯林的店主。第二:他们应为此事忏悔,并且写下保证。第三:他们应在报纸上和清真寺里公开承认曾经贩卖非清真牛肉。不管怎么说,问题需要从根本上解决。清真寺的阿訇们对此进行了思考。求安拉赐予所有的穆斯林。

  紧接着的处理措施为:

  “今天本地的宗教学者聚会来商讨卖牛肉的问题,目的是不让穆斯林销售未经诵安拉尊命而宰的牛肉。商议决定在周日,将所有的回民屠宰户都聚集起来,来协商讨论个别回民卖非清真牛肉事件的问题。”(见1950年10月26日日记)

  “今天从早到晚,很多当地阿訇和回民屠宰户聚集在一起见面了。目的是为了禁止蒙骗穆斯林的事情再次发生。争论十分激烈。因为一些穆斯林遵循安拉的禁令,要求对于那些做了损害穆斯林之事的回民屠宰户进行惩罚,有些阿訇认为对他们的惩罚是必要的。然而团结所有穆斯林是比分裂他们更好的。事情最终的处理意见是做了侮辱穆斯林事情的人应该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忏悔,保证以后绝不再犯。然后我建议回民屠宰户成立行业协会,来监督本行业的行为。他们接受了我的建议。”(见1950年10月29日日记)

  在此事发生期间,先生曾经夜不能寐,并自己亲手绘制清真食品标志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1950年11月4日的日记如是记载:“今天凌晨我从三点就睡不着了。然后我考虑了一些事情。当考虑到牛羊肉屠宰问题的时候,我从床上起来了,我开始画一些给穆斯林表明清真肉食的证书。最终画好的图案有两种颜色,第一种颜色是绿色,第二种是红色,第一种颜色标志着和平和伊斯兰教,第二种颜色额标志着现在的中国是布尔什维克主义国家,这也是我国国旗中的颜色。然后我在角上画了四幅图案,四幅图案都是星月,然后在中间写上一些内容证明销售者的身份,和穆斯林的信仰与饮食。而且还写了一些阿拉伯语词句,这些词句是我从圣训中摘抄出来的关于清洁卫生在宗教和现实生活中重要性的内容。上海回教堂务会有权利印刷刊行我画的图。”

  大约十天之后,先生与当地阿訇和乡老等穆斯林群众亲自去了屠宰场考察、了解相关情况:

  “今天早晨9点,我和一些本地的阿訇和穆斯林相关人士,去了当地第一屠宰场,目的是为了了解黄牛和水牛的屠宰情况,以便进行整改。屠宰场位于上海的东北部,是以水泥和钢铁兴建的,共有四层。解放后,政府占用了其中的一部分,将第二层作为屠宰场,将第三层和第四层变成了军营。伊斯兰屠宰场就和非穆斯林屠宰场紧挨着了,所以以后就发生了一些混乱,使得伊斯兰教委员会关注此事。当我们进入屠宰场的时候,发现道路上有很多粪便,到处都是鲜血横流。这让你觉得人是没有怜悯心的。

  屠宰场有四处地方是专门用以清真屠宰的。每个屠宰场里面有四头牛同时屠宰、剥皮、清理内脏。在完成剥皮和清理内脏之后,就被用钩子挂在生产线上金属的滑轮之上。然后来五个或者更多的男人,将牛搬到一个宽阔的场地之中,将其血渍和污秽清洗干净。同时,在肉牛身上加盖税务图章和卫生检疫图章。屠夫将牛的内脏给屠宰场的第一层销售,卖给穆斯林和非穆斯林。

  我也看了非穆斯林如何屠宰。他们使用电来杀死牛。当动物触电之后,迅速的就失去了知觉,然后在动物的喉咙上打一个小孔,里面流出一点血,接下来就进行剥皮和清理内脏了。

  不论如何,屠宰场中有些混乱,我们若要寻求改善就要要求屠宰场为清真屠宰专门开辟出一块独立的地方。托靠主!”(见1950年11月15日日记)

  (未完待续)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