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三版 正文

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三)

作者: 马保全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3-11-02 10:54


  马金鹏先生阿拉伯语日记导读(三)

  □马保全

  -缘起:

  马金鹏先生(1913-2001),字志程。济南人,1932年从成达师范学校毕业,被保送至埃及艾资哈尔大学留学,四年后学成归国。先后在成达师范学校、北平回教经学院任教,自1949年底到1953年受聘在上海福佑路清真寺做教长,从1953年起在北京大学东语系阿拉伯语专业任教,历任讲师、副教授,一直到退休。马金鹏先生一生译著颇丰,已经出版的有《古兰经译著》、《穆罕默德评传》、《曼丹叶合》、《伊本·白图泰游记》等。一次偶然的机会,马金鹏先生(以下简称先生)的长子马博忠老师向我谈及了先生在上海做教长期间,为了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中保持阿拉伯语水平,提高业务水准,并以文字记录当时的历史,曾以阿拉伯文写下了几本日记。

  日记写于建国之初,先生和所有中国人一样,深深地热爱着刚刚建立的新中国,并为此付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美国侵略者的行为,遭到中国人民的唾弃与坚决反对。对此,先生在阅读到报纸上关于反美游行的消息后曾经分析到:

   1951年3月6日日记中记载道:

  “今天我从报纸上得知一个地方的穆斯林举行了盛大的反对美国扶植日本,给日本装备武器的游行。游行人数多达数千人。游行的场面极其宏大。日本装备武器本身就是一件对于中国、亚洲和全世界极其危险的事情,因为日本人的本性就是喜欢杀戮的,日本人本身就是战争制造者。给日本武装是美国的奸计,这是为了让美元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货币。”

  先生还与当地政府一道,参与了宗教界反美游行活动。对于活动的原因、过程,先生在1951年3月20日的日记中记载道:

  “今天宵礼之后我参加了反对美国给日本武器大型游行的准备会议。因为上海的穆斯林要参加游行,所以我就去开会了解情况。协商之后,大家邀请我负责召集游行,因为游行在此时是重要的,游行者应知道游行的意义和目的。会议做出决定之后,我愿意在其他穆斯林的帮助之下促成此事。”

   1951年3月21日的日记中做了记载:

  “鉴于组织游行的工作很多,所以今天的教法研讨会暂停了。我今天早期检查了相关工作。早晨八点,一切已经准备妥当,但是天仍在下雨,所以参与游行者可能会不多。然后我们开始准备各项事务,直到十一点,然后人们在半小时后集合,接着大家走出清真寺,在街上行走,参与游行的人很多。我们准时到达了比赛广场。然后我们进入广场,并在下午一点半举行了庆祝仪式。活动十分热闹,然后从两点开始游行直到五点半。参加游行的人数在五万人之上,其中穆斯林三千多人,我在晡礼时间之后才返回。”

  3月22日的日记中记载道:

  先生在游行之前跑前跑后,在游行之中积极参与。更可贵的在结束之后,先生能够对于游行中出现的问题进行反思。他首先对于参加游行的其他宗教人士与穆斯林做了比较。先生说:“游行之后,我听到有人说他们对游行是满意的,然而美中不足的是穆斯林的参加人数和其他宗教的人数相比,显得少一些。”

  先生毫不掩饰穆斯林人数较少的事实,也毫不避讳的认识到了基督教参加者多。他在同一篇日记中分析道:“基督教、天主教、佛教的参与人数比穆斯林要多,同时,参与游行的穆斯林多为穷苦者,富有的穆斯林不愿意参加类似的游行,然而基督教参与游行者,多为中间阶层。毫无疑问,基督教号召游行的宣传深入到了人们的心中。”

  在游行中,穆斯林群众高举着绿色的星月旗,许多非穆斯林不理解,先生也在日记中做了说明:“很奇怪,有些穆斯林见到了伊斯兰教的有星月的绿色旗帜之后,认为那是土耳其的国旗,所以一开始不允许我在游行中举着这旗。有些人问我,我给他们解释道,现代土耳其国旗是红色的,然后我让他们举旗,他们就举起了旗子。人们见到旗帜之后,就十分尊重它了。”

  先生对这场由各宗教参加的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游行总结道:“无论如何,这场游行的意义是深远的,一方面表示了大家对于美国给日本武器的反对;也同时表现了穆斯林隐藏的巨大力量,以及穆斯林对于自己祖国——中国的无比热爱。”

  通过以上日记内容,我们不难发现,在新中国刚刚建立,百废待兴的环境下,先生作为一名阿訇,能够积极参与一些政府组织的活动,包括人民代表的选举、政治协商性质会议等。也积极参加支援抗美援朝认购备战物品,还为灾区受灾群众捐款等具体事宜。

  先生作为一名阿訇,地方穆斯林的代表,他也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伊斯兰教的发展。他为政府向一处清真寺地产得到免税照顾而高兴(见1950年9月25日日记),他为政府向回族的中小学生提供助学金而感到欣慰(见1951年2月20日日记)。如此实例,在这半年多的日记之中不胜枚举。

  先生作为一位阿訇,出色地承担了政府和穆斯林群众之间、穆斯林群众和其他宗教信教群众之间的桥梁作用。同时也以恰当、有效地保护了穆斯林整体的利益。更重要的是先生和当时所有中国人一样,为新生政权感到骄傲,为新的气象感到自豪,对于侵略者充满了厌恶。他对未来充满憧憬,并且愿意与大家一道为了祖国更美好的明天而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日记是写于先生在上海做阿訇最初的时间内,其中可以见到先生对于伊斯兰的热爱。这也是先生一生虔诚于教门、坚持穆斯林操守之风范在上海时的真实写照。

  (未完待续)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