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十四版 正文

风雨沧桑百年梦——记宁夏泾源县城关清真大寺

作者: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3-08-12 14:44


  他们,在长达十多年的亡命生涯中,前面有民团随时的伏击和堵截,后面有清兵的日夜驱赶和杀戮,亲人倒下了,只能呼唤一声真主慈悯而就地掩埋,来不及落泪又扶老携幼,继续在血雨腥风中颠沛流离,虽日夜东躲西藏不知去向,但始终泯灭不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美好愿望:寻一方静土,只要每天能叩拜伟大的安拉,就心满意足矣。为追求这一执着的信念,他们只好忍痛割弃重返陕西渭南家园的深情厚望,接受所谓的“就抚”,被迫迁居于陌生的土地,即当时的化平今天的宁夏泾源县,把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美好愿望并同种子,一道播撒在深山老林,忍辱负重,夜以继日地企盼它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梦里不知身是客,清真寺月故乡明。就这样,他们祖辈嘱托父辈,子孙承袭父兄,代代相传,一百三十年的沧桑风雨,一百三十年的岁月流逝,恍如噩梦时时惊扰着睡眠,在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结中,终于盼来了太平盛世。他们欣喜若狂,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在这片土地上建起了大大小小、风格迥异的清真寺。经过多年的扩建和精心修饰,一座座肃穆典雅的清真寺,有如春风吹绽的朵朵鲜花,争奇斗妍,绚丽多彩,把这里的山山水水、村庄田野装点得格外雄奇壮观。啊,万能的安拉,我们先祖欣慰,子民流泪,感恩你神圣的惠赐—— —使我们美好的愿望最终实现了!沉寂苏醒沸腾

  公元2013年6月1日清晨,伴随着一声声“邦卜达”唤礼的抑扬回旋,这片曾经是人迹罕至的沉寂土地,整个沸腾了!

  人们,从山间小屋、川原农舍、田园村庄纷纷走出来,他们身披彩霞:男人精神抖擞,一顶顶号帽洁白如云;女人清纯端庄,一条条纱巾绚丽多彩;老人们神采奕奕,手持拐杖匆匆赶路;小孩子跑前跑后,欢腾雀跃;人流有如涓涓细流,从四面八方涌向大路,汇成一股股潮流,齐齐涌往一个中心———街巷纵横、楼房林立的泾源县城关:啊,好一座气势宏伟、富丽典雅的礼拜大殿,她拔地而起,直入云天!

  这是在原有清真寺的基础上,重新修建的一座主体建筑,其建筑风格以阿式为主,并巧妙兼容中式、欧式为一体,总面积达6800平方米,造价2000余万人民币,上下共分四层,一二层为礼拜大殿,连同廊庑可同时容纳7000多人会礼,不仅在泾源县清真寺史上绝无仅有,也在全宁夏回族自治区堪称首屈一指。她,昂首屹立,绮丽辉煌,众山仰慕,万木争荣,以雄视山河、昂首云天的磅礴气势,一跃成为全县最亮丽的风景线。登上楼顶,抬头仰望,蓝天伸手可触,凭栏瞩目,人流如海,涌动街市,抚今忆昔,怎能叫人不感慨万千,而发出深深喟叹: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公元1871年即清同治十年十一月,由清朝官府马队羁押的1000多名陕西回民,被告知“蒙朝廷恩施浩荡”,要将他们从西宁解往化平予以安置。时值寒冬腊月,在这支衣衫褴褛的队伍中,已经找不见一个丁壮男人,他们被迫征兵去“剿匪”了,只剩下气喘吁吁的老人、寡妇和小孩……从十年前(1862)的农历五月开始,他们一路风尘,泣血流泪,在漫长的战乱中,身边有多少亲友因劳累、饥饿、羸弱、寒冻、被逐、拼杀而亡,已经记不清了,他们只记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昼夜逃亡、四处躲避。如今当他们步履蹒跚,顶着寒风大雪,翻山越岭,一息尚存地踏上化平土地,伫立山头定睛四望时,那依稀残留在脑海里陕西家乡的良田沃野,村舍竹影,清真寺月俏立碧空,唤礼声声并同白鸽飘曳的田园美景,霎那间,被眼前的山势峥嵘,荆榛遍布,林木森森惨云凝结,阴风怒号虎吟狼啸的恐怖景象一扫而去,如同海市蜃楼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恶劣的自然环境,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和必须要煎熬的种种考验,有如空中雷鸣在恐吓他们:要想生存吗?在这里,你们的生活要倒退的不止几百年,而是要回到一万年前的原始社会时代!但是面对如此的凶险,他们没有畏惧,没有失望,尽管从表面上看,他们一个个弱不禁风,而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种子却依然饱满丰厚,它是希望,是光亮,是强有力的精神支柱,如同钢铁非但在苦难的磨砺中没有丝毫减损,反而日益坚韧挺拔。由此,他们无论大人小孩都毫不动摇地坚信,不管山有多高、林有多深、土地有多荒芜,只要每天诚信诚意地叩拜万能的安拉,用一双勤劳的双手不停地耕耘劳作,仁慈的真主定将给予惠赐。于是,没有居处他们就挖窑洞住宿,没有耕田则披荆斩棘,一寸寸地开垦,虔诚的举意,静心的沐浴,默默念诵着“比斯敏俩———比斯敏俩”,把希望的种子小心翼翼地播撒在土壤里……就这样春去秋来,从微弱的收获开始,到不断扩大耕植面积,始终以信仰培育的勤劳与智慧,不断倾注心血,抛洒汗水……

  光绪二年(1876),一座清真寺从川谷里崛然而起,尽管受当时官府的限制,其规模“高不得过二丈四尺,宽不得逾十丈,厚不得过二尺四寸”,以防谋反时当作壁垒来用,但毕竟有了一块崇拜安拉的神圣净域,有了她———穆民心明眼亮,有了她———信士永不迷失方向,随着一声声“真主至大”的悠扬呼唤,这片沉寂了数万年的大地,在金色月牙的感召下,最终彻底地苏醒了!放眼望,一片片绿苗迎风飘曳,在田野里含笑示意;一座座农家小院,安卧在蓝天白云下花木萦绕;溪水淙淙吟沟壑,山路逶迤连村舍;鸡犬相闻,牛羊徜徉……呈现出一派江南水乡的秀美景色。虽然移居他乡,但故土之情却难以忘怀,在这里,他们把家乡的老名旧名,依旧安顿在一座座新建起的村庄的命名上,此情此怀,蕴含着几多辛酸几多苦涩,唯有蓦然回首遥望长安,默默追念先祖时方潸然泪下……

  物换星移天地新,有谁能想到,一百三十年后的今天,泾源大地有如一张巨大的铜鼓,突然奔腾跳跃起来了!涌动的人流如同欢乐的音符,回旋起伏,围绕着一座突兀高耸的清真寺,奏响了一曲气势恢宏的交响乐。几千张整整齐齐的桌椅,从清真寺院内一直摆放到南北街面、广场四周以及毗邻相连的花坛树荫,数以万计的来客、嘉宾按排就座,桌子上摆放着瓜子、花生、油馓和水果;直径几乎两米的四十五口大锅,有序安置在院墙后的棚席下,由远道而来的名厨指挥徒弟,站在锅台上不停地挥舞巨大的炒勺,精心调制喷香可口的牛肉烩菜;由数百名精干麻利的小伙担当接待员,胸前佩戴闪亮的牌照,热情端茶倒水;在铺着锦缎接受捐款的桌面前,人头攒动,虔诚的乜贴从人们的口袋里纷纷涌出,顷刻间结扎成一百五十万元的献礼,表示最美好的祝愿。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3] 下一页

编辑: 见习编辑 杨阳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