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八版 正文

和谐社会中的穆斯林与非穆斯林

作者: 兰州 马明良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3-04-01 20:25


  和谐社会中的穆斯林与非穆斯林

  □兰州 马明良

  构建和谐社会是我国的又一个战略目标。族际关系的和谐是社会和谐的一个重要方面;那么,作为中华民族一部分的穆斯林民族与非穆斯林民族的关系是我国整个民族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理应受到高度重视。

  笔者以为,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有着多元文化的国家,各民族既认同于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又保留着各自的民族特色和民族文化,形成了在认同中容多样,在多样中求认同的格局。穆斯林民族在保持自己的独特信仰和文化的同时,也应与非穆斯林民族友好交往,和谐相处,共同建设好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这不但是现实社会的需要,而且也是伊斯兰教内在精神的要求。

  猜疑: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误会的根源及其危害

  中国有10个民族几乎全民信奉伊斯兰教,同时在汉族、蒙古族、白族、苗族、藏族、傣族等数十个民族中也有部分人士信仰伊斯兰教,总数约2000多万。他们遍布华夏大地,从天山南北到黑龙江畔,从蒙古草原到天涯海角,处处有他们的身影和足迹。他们在这块土地上已经繁衍、生息了千百年,他们秉持普天之下皆乐土的理念,无论走到哪里耕耘到哪里,开发到哪里,为祖国的繁荣昌盛做出了并正在做出巨大贡献。在大多数情况下,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各民族之间相处融洽,团结和睦,这是二者关系的常态。然而,由于种种误会甚至猜疑,彼此之间在历史的某些时刻曾发生过悲剧,在现实生活中也偶尔出现一些不和谐的音符。这是值得重视的。

  众所周知,中国历史上发生的所谓“回汉纷争”给双方带来了极为严重的后果,不但各自的生命财产受到很大损失,而且在双方的心灵深处留下了巨大创伤,在许多人的心中埋下了仇恨和不信任的种子。在中国历史上为什么会频频发生回汉纷争呢?起因可能有多种多样,但有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双方的文化本位主义以及在此基础上对对方文明的误读。穆斯林(即当时的“回回”)以拥有正信的优秀民族自居,无视非穆斯林(当时主要是汉族)所拥有的5000年文明,把博大精深的华夏文明简单化、概念化,不做全面了解,不分精华与糟粕,一概斥之为“卡非勒”的东西,采取不屑一顾的态度。而非穆斯林,尤其是拥有古老文明与悠久历史的汉族,特别是其中的一些士大夫和官僚阶层以意识形态的正统自居,凭借其政治、经济和地理上的优势,居高临下地看待汉族以外的族群,周边民族在其眼里不是“蛮夷”,就是“胡人”,是一些需要用孔孟之道进行教化的不开化的人群。清朝的某些皇帝认为穆斯林都是些“甘为异类”的“鄙薄之徒”,而其官员对伊斯兰教不但无知,而且非常仇视,称伊斯兰是“不拜天、不拜地、不拜父母、不拜皇帝”,唯真主独拜的“旁门左道”,要求取缔伊斯兰教,拆除清真寺。

  由于双方拒绝了解对方,尤其是这一对矛盾中作为矛盾的主要方面又占主导地位的一些非穆斯林士大夫和统治阶层总是不能放弃文化和民族的优越感,使得彼此的隔阂和鸿沟日益加深,加之封建统治者那种由来已久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心态的作怪,稍有风吹草动,哪怕是两个人(一汉一回)之间因个人恩怨引起的矛盾,也被无限夸大、扩大,人为地制造出一个所谓的“民族矛盾”,然后凭借意识形态上“正统”的地位和政治、经济、军事上的优势,肆意打击,演出一幕幕“平乱”、“平回”的闹剧,不但穆斯林生灵涂炭,而且统治者也损兵折将,非穆斯林也不得安宁,弄得两败俱伤。呜呼哀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这些黑暗的岁月已经过去,悲剧已经结束,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进入了政治清明、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社会和谐的改革开放年代,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一道,团结奋斗,共同建设着自己的祖国。然而,由于彼此对对方了解不足,一些小的摩擦和不愉快的事情时有发生。如1989年上海文化出版社和太原希望出版社协作出版的《性风俗》和1993年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脑筋急转弯》等书刊,肆意歪曲、丑化伊斯兰教,引起全国广大穆斯林的强烈不满,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全社会为此付出了沉重的高昂代价,这些代价不仅仅是可统计的经济损失,而且是无法估量时间、精力、感情等等。之所以接二连三地出现此类事情,除了极少数人或别有用心或利益驱动以外,更重要的是绝大多数人的无知造成的。特别是非穆斯林民众对穆斯林文化的不了解造成的;之所以矛盾被激化,而不是被化解,与当地个别官员判断不准,处置失当有关,与部分穆斯林民众的过度反应有关,一句话,与双方的恶性互动有关。频频发生的“辱教事件”及其后果给全社会敲响了警钟:与其亡羊补牢,不如防患于未然;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加强对话与沟通,加深了解,增强理解,达成谅解,达到和谐,就是“防患”和“抽薪”之举,就是未雨绸缪。

 [1] [2] [3] 下一页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