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六版 正文

体验香港穆斯林过“圣纪”

作者: 马建福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3-04-01 20:01


  体验香港穆斯林过“圣纪”

   □马建福

  穆斯林纪念先知穆罕默德的宗教仪式,中文称之为“圣纪”,即纪念圣人。香港穆斯林也注重过圣纪。

  香港爱群道清真寺是由不同族裔组成的一个集体,用内地回族的说法是,他们组成一个寺坊。这个寺坊的组成人员有来自印巴的穆斯林后裔,也有来自东南亚诸国如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国的穆斯林,还有香港华人穆斯林。由不同族裔组成的这个寺坊,在纪念仪式过程中会采用什么样的仪式呢?受本土文化影响的吗?他们是如何协调一致,用同一种彼此接受来过圣纪呢?带着一连串的问题,我在蒙蒙细雨中步入香港岛湾仔爱群道清真寺的圣纪。

  走进清真寺大殿,纪念活动已经开始了。平日礼拜的大殿中央已经放了几个方桌,举行赞念仪式的几位宗教人士按部就班跪在桌子旁边,桌上放着诵读经文时用的经典(毛路德经)。从门口进去,左右两边已经有很多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左边是男性,右边是女性。年长跪不久的,选择在后面的椅子上坐着。两边不分年龄长幼,按照先后到来顺序席地而坐。右边是一些在港做家佣的印尼、菲律宾妇女,还有平时多见的华人穆斯林妇女,也有几位印巴妇女怀抱孩童,静静坐着等待纪念圣人诵读仪式的开始。左边前排坐着星期日专门来清真寺学习宗教知识的印巴穆斯林后裔。这些孩子平日在穆斯林创办的中小学读书,一到星期日,按照父母的安排,来清真寺学习。看年龄大小,有幼儿园的顽童,也有上初中的学生。在经师AbdulMuhaeminKarim的安排下,他们整齐地坐在前排,后面则是不同时间进门落坐的印巴人、香港华人穆斯林、印尼穆斯林等。印巴人较多,有的留着长髯,穿一身白色或蓝色大褂。有的则西装革履,穿戴整齐,一脸严肃。华人中年长者较多,年幼者只有三四个。印尼穆斯林是我常见到的那几位,也是来港多年的劳工或者生意人。因为香港其他清真寺也会统一过圣纪,所以来的人没有像星期五做聚礼礼拜时那么多。我向旁边一位华人穆斯林了解情况,他说,今天是星期日,很多以前住在附近后来搬到其他地方去的穆斯林,今天都来了。过圣纪是一个很重要的宗教活动,家里没有紧急事情的,都会来参加。

  仔细翻阅了一下节目安排,我便明白,在这个多种族裔、多元文化共存的寺坊里,组织者也是颇费精力,应该说做了面面俱到的安排。先是诵经师AbdulMuhaeminKarim用阿拉伯语诵读,接着是长达近一个小时的赞圣,然后是用印巴人能听明白的乌尔都语短讲,接着是用华人穆斯林能听懂的广东话演讲,最后是总结性的祈祷文。但凡来者,都会根据自己的文化和族裔背景明白此次过圣纪的仪式。

  我进去时,诵念已经结束,在爱群道清真寺杨兴本教长的主持下开始赞圣。我见周围的人纷纷开始翻开小册子,前排的印巴孩子们正襟危坐,等着毛路德经诵读师石阿訇开始领头。石阿訇清了清嗓子,翻开一本封面发黄的经书诵读。后来仪式结束,我走上前去,专门翻看了诵读用的经书。这是一本上世纪30年代在新加坡初版的印尼版本毛路德经,书页发黄,日久风化,还有掉页。石阿訇说这就是赞圣词。

  赞圣开始了,石阿訇先用广东话说了念法。他带头先大声赞念第一句,下一句在座的人都跟着念。这样一前一后,前后呼应。石阿訇虽然年迈,大声念出来,还是精神十足。印巴孩子应该是提前做了训练,他们熟练地跟着石阿訇的节拍,清脆悦耳的童声在整个大殿里响起,令人倍感神圣。原本坐着的人,都跪起来,试着一起诵念。后来据杨兴本教长说,赞圣在印巴穆斯林当中盛行,有的要把整本都诵完,需要两三个小时。在这里只诵念了不到1/3。这种赞圣纪念穆罕默德诞辰的仪式,在内地西北苏菲派当中也很盛行,不过念法和所念内容各有特点,有的是一个人单独高声大赞,有的是清真寺的满拉在阿訇的带领下一起进行。香港过去也是这个念法,一代传一代。现在石阿訇是唯一能够带领赞念毛路德经的人。

  年过九旬的张广义阿訇也在石阿訇父亲的教授下,担任爱群道清真寺教长时念毛路德经。当然还有一位在伊斯兰联会担任主席的姓马的兄弟,他的父亲可是真正的MauloodKing(毛路德王),意思是赞圣时,从念法到声音都比较特别,令听者肃然起敬且很容易进入纪念圣人的专一与敬慕状态。现在,石阿訇为了后继有人,专门培养了还在读大学的华人穆斯林后裔脱麦肯做继承人。这个过圣纪仪式中,他专门把脱麦肯叫来,现场训练。脱麦肯已经参加过这样的仪式,所以在赞念时,也是声音洪亮,没有羞涩或胆怯的表现。

  在石阿訇的带领下,前后接应地诵念了近一个小时之后,石阿訇最后高声赞念主和圣人。接着杨兴本教长邀请《古兰经》诵读师、巴基斯坦籍的HafizAtiq-ur-Rah-man用乌都语短讲。这时,华人穆斯林并不明白Hafiz在讲什么,他们纷纷闭着眼,默默地期待后面仪式的继续。孩子们也是鸦雀无声地听着Hafiz的演讲。我问旁边的印巴人,Hafiz在说什么。他说是有关穆圣生平的故事。接着杨兴本教长开始用广东话讲穆斯林应该敬爱穆圣的道理。这时,听不懂广东话的孩子们开始坐不住了,交头接耳地戏耍起来。在坐的人并没有厉声喝止,对于孩子,不管是华人穆斯林还是印巴穆斯林,始终保持着宽容。他们年岁还小,坐不住是正常的反应。不过其中一个小孩可能意识到了,他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旁边的孩子就不再作声。接着是爱群道清真寺助理教长王孟扬做总结性的祈祷。他翻开《古兰经》,捧起双手,大声地诵念了约5分钟,然后带领所有人轻轻抚在脸上,念着“阿米乃”。

  这一仪式后,负责人通知来者去楼上吃茶点。到了六楼,印尼、菲律宾籍的穆斯林妇女早就准备好了吃的,人们有秩序地排队用茶点。虽然来者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在精心的准备和安排下,过圣纪仪式顺利圆满地完成了。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