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五版 正文

《长春市长通清真寺书画集》序

作者: 北京李佩伦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3-01-09 16:53


  《长春市长通清真寺书画集》序

  □北京李佩伦

  人类历史是在浊世的裹胁下,在浊流的浸透中曲折前行。是在伪善的欺凌下,在伪信的蛊惑中茫然寻索。在心境与人境两大战场上,注定了清真教的坚守者“清必排浊,真则拒伪”的清真人格。

  浊,被黑手搅动,持久不懈,无孔不入。久之,视浊为清。

  伪,是百变假面,醉人心脾,请君入瓮。久之,与真为敌。

  清真人立于天地间,行走于世。我们的世俗习性,世俗心态,世俗妄念,如俗行止,往往让清真人在“浊”中“伪”中,方寸迷茫,弱化了性灵中的崇高。

  “浊”与“伪”的强酸,更使许多人,腐蚀了隔绝于正信之外的人的本性。阅不尽冷面狰狞,笑面冷酷。我们都有过“平生朋友面,化为虎狼额”的无尽惊诧与摧心之痛。

  往事难捱,难排。我们有许多被污染的破碎记忆,沉积心底,令人窒息。然而,过度的忍,失衡的缄口,让我们躲进避风港,弃守前沿,自我否决了话语权。巍巍华夏,有几许我们的声音。

  我曾有过上述的“痛”。或伏首案头,与陶公相伴于东篱。或游心窗外,与坡公相望于赤壁,都曾有过一时的豁然。然而无法彻底挣脱心上“痛”的枷索。

  当我走进清真寺,走进这圣域的一块绿土,仿佛迎着祥月的淡淡清晖,踱入玄石的投影中,有如赞目赞目泉水泻入心底。在叩拜中,祈念中,近乎一切释然。信念胆边生,坦荡心头起。

  此时,我又回归于我自己。攀上信仰的更高阶梯,清醒地把握住了自己情思方程式。有如胜算在握,尽扫怅然愁绪,学得雍容进退。

  我的大能的主———

  殿内寂无一人,我长跪不起。那分分秒秒,都优游在神圣的体验中。不可言表,无尽无休。在无比沉重中参悟清真真谛,强化着对清真的敬畏。无声的世界最强音———飞向我灵魂所系的万有中的无,无中的万有。

  至2009年吉林长春市长通路清真寺已建寺185年,金树淇教兄几次邀我题辞,只好勉为其难,濡毫为字。我字似我:生硬不灵,率意为之;悖章失法,唯关情性。正像我的文章一样,不顾青眼白眼,自得为妙,以不失穆民本色为上。从宣教角度,愧意渐消!

  数日前,11月25日与树淇相会于泉州第20次回族学会会议上。他又让我为这本书画册作序。待印稿目录上的《序》之后有个“待”字。未见拙文,已属拙名。我只能一口应承。我并非不想为之,而是耄耋老人,尚有诸多文稿在手、在心、在案头。

  我非常理会长春市长通寺诸贤的举意。将清真寺寺门大开,让清真多元文化直入厅堂。显示清真寺,广阔的文化视野;深刻的文化理性;自觉的文化包融。彰显了清真文化的博大精深。清真寺敞开怀抱,必将使一方信众打透心胸。也显示了清真回族文化身价,生机勃然,生气盎然。我们有实力跨出边缘,在主流社会中展现我们的伟岸英姿,在主流文化中展现我们的智性慧心。

  小小的展厅,倘从其两世的价值上,展厅不可谓小,而是高山仰止,直薄云天。因为,它从另一条清幽,佳美之径,走近了中华文化沃野,引领着人们更接近了永恒。

  祈求安拉全美我们的信仰,准承我们的善举,让普天之下的清真寺成为朝天大路的起点。祝长通清真寺开拓出更广阔的文化绿野。

  最后以我的1993年8月发表的《清真寺随想》一文中的短句作结:清真寺门槛最高,截断浅薄、鄙吝、卑劣、贪婪。清真寺门槛最低,一切真、善、美从容而入。万赞归于真主。

  人物简介

  

  李佩伦,男,回族,经名叫优素福。李佩伦为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兼戏剧研究中心主任及元代文学研究所所长。是一位广大中国穆斯林群众耳熟能详的回族学者。1988年与一些同仁创办了当时蜚声海内外的北京穆斯林文化学会。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