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十二版 正文

心系天下穆民情———访西宁市玉带桥清真寺

作者: 欧默尔·马学智 努哈·马中笑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2-10-31 20:46


  ■欧默尔·马学智

   ■努哈·马中笑

  古寺新风

  这是一座历经七百年风云变幻的清真寺,它矗立在古西宁城东门外,借地取名而蕴味深长———玉带桥。虽几经浩劫遭毁,但穆斯林民众认主独一、叩拜真主的信念始终恪守不变。

  啊,古老的玉带桥清真寺———我们从兰州来到你身边,如同幼儿依偎在母亲的怀抱,和当地的穆斯林一起,分享追求安拉的喜悦和幸福;保留的唤醒楼古朴典雅,正门上方撰写的‘顺主尊圣礼为根,真经唤醒歧途人’的名句,隽永深刻;新建的大殿主体浑圆如玉高悬空中,金色的月牙儿端庄俏立,望之令人遐思深广;可容纳3000人做礼拜的大殿内,冷暖色调温馨如春;院中盆景绿茵铺地,馥郁清心;五时唤礼的诵经声,悠扬深远,直入灵魂……处处洋溢着喜逢盛世,欢欣鼓舞的勃勃生机。

  当我们走进拥挤不堪的寺管会办公室,立刻被墙上悬挂着的匾额深深地吸引住了。透过一枚枚金光四射的匾额,我们仿佛听到一声声虔诚的“色俩目”,它来自全国各地———感谢玉带桥清真寺的穆斯林,帮助他们修建起朝拜真主的麦斯吉德,让穆斯林的子孙后代从此不再迷失永恒的方向,认主独一,拜主独一;署名分别是四川省青川、贵州省威宁县、安徽省宿州、蚌埠市等。经详细寻问,得知自2006年以来,他们在省内外已陆续修建起大小清真寺八座,累计投资金额达300多万元,目前正在筹集资金,帮助吉林省的贫困地区建设一座清真寺。多年来,他们只要得知哪里贫困的穆斯林急需清真寺做礼拜,便立即行动,不论在‘任是深山更深处’的偏远地带,还是在‘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的艰苦牧区,他们也要想方设法地排除一切艰难,让崇拜安拉的殿堂矗立在这片土地上,让清真寺顶的月牙儿凝立在空中;对于当地无力聘请阿訇的地方,他们通过当地政府的主管部门派出自己的阿訇,长年发放工资,不给当地穆斯林群众增加负担,让当地穆斯林的心田浸润信仰的甘霖。

  “感赞伟大的安拉给予我们的神圣襄助与默示!”提起修建清真寺的缘由,他们不无感慨地回想起多年前的一桩往事。

  古兰知音

  2006年,哈吉魏生华从西宁来到上海看病,住在一家宾馆。有一天凌晨,他起来做完‘邦卜达’(晨礼)之后,望着窗外林立的高楼大厦,想到孤身一人羁旅在外时,思乡之情不由地袭上心头……这时,他的耳边萦绕起诵读《古兰经》的优雅声韵,对一个虔诚的穆斯林来说,古兰之音常常响彻在他的耳边,但就在他沉入静思默想时,意识却清清楚楚地告诉他,诵读《古兰经》的声音,就在宾馆!啊,主呀,这不是在我的家乡西宁,而是在遥远的大上海呀。于是他若有所思地轻轻打开房门,循着诵读的声音,蹑手蹑脚来到一座房门前,恭守静候,等到诵读完毕叩门进去,一声色兰顿时让两位陌生的旅客成了无所不谈的亲人。眼前的这位穆斯林是一位老者,他来自重山叠岭的四川省青川县桥庄,在他们那儿,有穆民却没有清真寺,感念真主的恩典,由一位上海穆斯林捐助十多万元,替他们买下了一座砖瓦厂,用以兴建清真寺,但还有许多资金缺口亟需填补。为此,他和老伴明确分工,由他外出奔波捐款,由老伴在家积极筹建,此次专程来沪就为完成这一使命。听完老人的一番讲述,魏生华哈吉不禁热泪盈眶,和老人怀着同样的心情,深感神圣使命的责任重大与不敢懈怠,匆忙看完病,偕同老人到青川县桥庄实地察看。回到西宁,他将情况如实告知寺管会。寺管会一班人再次前往青川县桥庄实地考察了解,考察回来,向本者麻体民众讲明原由,大家慷慨解囊,很快组织起一支建寺小组,由一名企业家任组长,出资十万,由五名企业家任副组长,每人出资两万元,赶赴当地负责工程实施。

  “一切清真寺,都是真主的;故你们应当祈祷真主,不要祈祷任何物。”(72:18)清真寺是信仰的源泉,心灵的导向,吉祥的开端;望着拔地而起的清真寺巍峨矗立在高高的天宇,聆听着唤醒楼顶传送出的一阵阵“邦克”声,青海西宁市玉带桥和四川青川县桥庄村的穆斯林,他们虽然身在异地,而心却在一起跳动,泪水浸湿了一起做“都阿宜”的掌心……

  以此为起点,他们又通过多种信息渠道,帮助青川县的索家沟大院回族自治乡、平武县和甘肃文县各修建清真寺一座,为当地穆民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使者。”的神圣誓言,开辟了认主独一、拜主独一的殿堂。

  显露真情

  2008年,就在他们帮助青川县桥庄和索家沟大院修建清真寺时, 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8.0级特大地震,寺管会和筹建小组当机立断投入救灾。

  他们很快筹集了83万元的救灾款,和21万元的物资,由寺管会主任亲自带领30多人,急赴四川青川县穆斯林村庄,不分回汉给每户及时发放了2000元。在那些难忘的岁月里,西宁市玉带桥穆斯林的足迹遍布四川震区11个乡镇,行程达4000多公里。当车队来到广元市时,当地有关领导亲自接待他们,并深有感触地说:“正当广元300万人民奋起救灾的关键时刻,你们不远千里、跋山涉水从青海来,帮助我们解了燃眉之急,这更加坚定了我们重建家园的信心和勇气,你们感动着广元、感动着青川,感动着四川的穆斯林!”中央电视台特意将镜头转向他们,以“阿訇救灾”为题目搬上荧屏,赢得了全国人民和家乡父老的热情赞扬。

  就在5·12大地震中,感恩伟大的安拉,在周围山体滑坡、房屋倒塌的包围圈里,正在修建的青川县索家沟大院清真寺发生了最令人惊心动魄的一幕,地震使一块三米见方的大山石,直对着清真寺滚滚飞来,人们目测方位心想,完了,清真寺是必毁无疑了!然而就在大石头快要挨近清真寺时,却发生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迹,大石块突然转了一个身,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别处撞去了……另一件是在四川灾区救灾的日子里,他们在青川通往广元的路上,突然遇到了6.5级的强烈地震,霎那间山摇地动,头顶乱石飞滚,脚下江流咆哮,面对灾难,他们个个口诵真主尊名,做好了时刻回归造物主的精神准备,所幸最后都安全地脱离了险情……一切赞颂全归安拉,创造生死的主宰。

  2010年,当他们越过崇山峻岭的重重阻挡,来到贵州省威宁县考察一处回族村时,看到这个与世几乎隔绝的地方,老人戴着盖头、少女围着纱巾,一日三餐顿顿都吃洋芋,走进昏暗的屋子除了满地摆放的锅碗瓢盆,和一床破旧的铺盖外,再也找不见其他物件。这里没有清真寺,节日期间,他们要翻山越岭,走二十多里山路做会礼,考察组成员的眼泪夺眶而出。诚然,这些穆民的信仰知识和他们相比,几乎是空白,但在这些穆民身上所闪烁出的那种坚守信念的亮点,使他们感悟到;天下穆斯林是一家,我们来晚了!并默默地体味着“真正的教门在穷人心里的”深刻含义。当他们为安徽省肥西县重建被毁于“文革”中的清真寺时,看到当地阿訇甘受贫穷,坚守、坚韧,默默无闻四处宣教,通过手机想方设法与教民保持联系的执著追求时,不禁肃然起敬地慨叹;这才是真正的阿訇!

  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马海村,有110户500多人的哈萨克牧民,结束草原生活,在格尔木阿顿曲克马海定居和自治,定居后他们急需一座叩拜真主的清真寺,而当地政府却有心无力。玉带桥穆民得知后,马上捐资75万元,派出工程队去实施修筑。天气酷热,当地蚊子状如蜜蜂,蛰肉噬血,疼痛难忍,咬得他们个个遍体鳞伤,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戴起防蜂护身面罩坚持施工。毫不夸张地说,在每一块砖石上都留存着他们的道道血痕,而他们却风趣地称之为“蜜蜂工程”。马海村清真寺填补了历史空白,是当地哈萨克牧民入住在青海100多年以来的首座清真寺。

  他们把建寺工程形象地比喻为“长征”,走出去以后,他们深感真主创造万物之博大精深,心胸开阔,眼睛明亮,能时时想到在神州大地上还有许多穆斯林亟待脱贫,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这不仅是党和政府的号召,也符合伊斯兰“穆斯林皆兄弟”的精神准则。新建的一座座清真寺,如同一节节台阶,不仅历练了他们的毅力与坚韧,更重要的是让信仰得到了升华,进一步追求了安拉的喜悦。

群众正在清理索家沟大院清真寺内的石头

  心净意诚

  人心在虔诚的信仰中活着,心灵就会变得越来越纯洁。

  在修建每一座清真寺的过程中,西宁市玉带桥的穆斯林实施的都是“交钥匙工程”。他们在施工中一旦急需几元钱,甚至一粒砂石,也绝不向当地民众要,那怕往返数千里也要自己想法解决。每修一座清真寺,他们首先要和当地政府与伊协组织签订合同,保证工程质量,如期完工后直接交付的是金灿灿的钥匙。在清真寺交付使用期间,他们不干涉当地的教务活动,即是当地需要阿訇,也须经当地有关部门同意才派遣。然而就这,也遭到一些人的误解,有人借单位名义直接写告状信到青海省政府,说他们的是是非非,青海省政府即刻回信予以澄清;在西宁市,也有人说他们的这种义举是“不务正业”,对此他们一笑了之,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求;“愿伟大的安拉作证!”

  采访完毕,我们望着寺管会办公室脱落的墙皮,和拥挤得无法挪步的室内面积,以及大院里停留的那辆唯有的陈旧面包车,和简陋院墙西边那座拆了一半而搁置数年的楼房,心情久久无法平静……我们沉思,我们参悟;玉带桥清真寺可亲可爱的穆斯林民众啊,你们受真主的感召,从这里把浸润着伊斯俩目的一座座桥梁,如彩虹一般架往深山荒谷、穷乡僻壤、草原戈壁,为干渴的心灵输送去真主的甘霖,你们的义举功德无量,你们修建的岂止是一座座普通的清真寺,而是通往两世吉庆,一级又一级升高品级的台阶。

  愿真主赐福予你们!阿悯!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