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穆斯林通讯 > 二版 正文

筛赫白哈阿訇———一位勤奋教育者的一生

作者: ■沙特国王大学教授尔撒·杜莱比博士 西北民族大学潘世昌译 稿源: 穆斯林通讯  2012-03-01 19:10


  筛赫白哈阿訇———一位勤奋教育者的一生

  中国的悲伤———非凡的教育家筛赫白哈文丁归真

  白哈阿訇(左四)与本文作者(左三)在临夏外语学校的合影

  2012年元月10日(伊历1433年2月17日)中国因非凡的宣教者、著名学者、六十年代以后的信仰与教育的倡导者筛赫白哈文丁的归真而悲伤。白哈阿訇在文革期间身陷囹圄时就开始思索中国的穆斯林教育之路,很显然,他在1958年曾遭受了严重的折磨。

  他深深体会到知识是教门的立根之本,是教门发展的关键因素,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非凡创举。他首先在家秘密地开办了学校。学校最初只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而他就是学校的第三个成员。当时是在1978年。就这样,筛赫白哈文丁开始讲授信仰、阿拉伯语。他在那时播下了知识的种子,若干年后,这粒种子在中国穆斯林中间长成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他日后创建的临夏中阿学校理所当然地成为中国历史最为悠久、最著名的穆斯林民间学校。从这个学校走出的学生遍布中国的大江南北,他的学生和其思想几乎影响到了中国的每个地方。学生从筛赫白哈文丁那里汲取信仰、知识、中和的理念、宣教的热情、处世的智慧。

  据我们所知,中国的宗教政策在文革期间曾遭到过严重的破坏,筛赫白哈文丁的思想及其大量学生显然填补了改革开放后信仰教育匮乏的空白,人们如饥似渴地寻求宗教知识。在这期间,由于宗教知识和人才的匮乏,穆斯林内部出现了一些不一样的声音。这一时期的中国穆斯林同中国政府一样在面对这种形势时需要智慧、知识和高瞻远瞩。而恰巧筛赫白哈文丁就被赋予了这一智慧,他的学生因此从他那里汲取了丰富的营养和为人处事的丰富经验。筛赫白哈文丁一生致力于呼吁穆斯林的和谐、团结、号召穆斯林远离分歧。他废寝忘食地教育学生,温和地指导他们。

  关于白哈阿訇的事迹,我很难在一篇文章里详述,特别是在这一悲痛的时刻。所以,我想直接描述他的一些不同于他人的———尽管中国这样的穆斯林也不在少数———标志性的工作。我坚信,他的去世同伊本·巴兹的去世对整个穆斯林乌玛所造成的损失一样。他们不可替代!中国当今对宣教和教育有深刻思考的人会认同我的话。

  我想对筛赫白哈文丁在中国穆斯林中间所做出的为他带来声誉和地位的工作做以下概述:

  ●筛赫白哈文丁重视教育,开办穆斯林民间学校。他开创的临夏外国语学校被认为是这个领域的典范。

  ●非常重视培养青年一代,他的个人道德与精神魅力影响了青年一代,他对青年一代的教育也得益于他渊博的知识。

  筛赫白哈文丁在信仰、和思想自由方面从伊本·盖伊姆及其老师伊本·泰米叶那里受益良多。同时,他还积极阅读其他大师的作品,如穆罕默德·阿布笃、莱士德·里达等。在宗教改革方面,他还受到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瓦哈布的影响。他的一个学生告诉我,在穆斯林拥有相对自由的时期,筛赫白哈文丁在一切稳定下来后开始向人们解释宣教的真谛。差不多两周的时间,几乎每个晨礼后,他都要向人们解释宗教改革应注意的问题。来听讲的大约有一百人,大都是临夏市有声望的人。筛赫白哈文丁的目的就是希望人们对“瓦哈布思想”有一个公正的认识,而不要动辄就是批判。

  同时,筛赫白哈文丁还吸收了现当代一些思想家的积极思想,鉴于此,他的学生在伊斯兰认识上不同于今天其他学校的学生。

  我非常幸运,数次访问过中国的一些城市。十几年以来,我还有幸结识了中国一些知名的穆斯林教育的倡导者,他们都直接或间接受惠于筛赫白哈文丁。

  ●筛赫白哈文丁重视妇女教育,他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中阿学校最早的两个学生其中之一就是女生。这在中国其他阿訇看来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他们一些人甚至认为不可以教授妇女知识。但是,具有宣教家眼光和意识的筛赫白哈文丁认识到了它的重要性。就这样,筛赫白哈文丁的办学从一开始就遇到了阻力,遭到来自一些阿訇的反对。从办学一开始,筛赫白哈文丁就设有专门的女生部,今天的女生部差不多有六百人,她们相当一部分毕业生已经开始发挥作用。

  ●重视与伊斯兰世界的交流。八十年代之后,他通过访问与中东国家建立联系。他访问过一些伊斯兰国家,与一些著名的学者会晤、交流。如沙特、埃及、科威特、卡塔尔、叙利亚、马来西亚等。筛赫白哈文丁不管到哪里访问,都明确声称,中国穆斯林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就是他们的祖国。

  筛赫白哈文丁曾数次访问沙特阿拉伯,我有幸陪同他参观了一些地方,如:“教律解答中心”;同他一起拜访沙特穆夫提阿卜杜勒·阿齐兹长老;学者联盟成员著名学者阿卜杜拉·穆图里格。当我把筛

  赫白哈文丁所做出的杰出贡献介绍给阿卜杜拉·穆图里格时,他高兴地亲吻筛赫白哈文丁,给予他很高的评价,这大概在4年前。两年后,筛赫白哈文丁又再次拜访了阿卜杜拉·穆图里格(伊历1431年)。筛赫白哈文丁还访问了世界伊斯兰青年联盟,联盟专门为他举行了欢迎仪式(伊历1428年)。

  筛赫白哈文丁同时对来自阿拉伯世界的客人热情招待。他对我们的到访非常高兴,对他的热情好客,我们深感愧疚。我和他关系颇深,倘若我访问中国,我必定拜访筛赫白哈文丁。我不会忘记,有一次应邀访问中国,由于时间仓促,我想去拜访他,但时间又不够。他得知我在兰州后,就专程来看望我,不辞劳苦,乘两个小时的车,尽管他年龄很大了。这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令我难以忘怀的一件事!

  自此之后,我为在访问中国期间拜访筛赫白哈文丁而深感荣幸。他的经验、对中国现状的深刻了解使我受益匪浅。

  ●重视派遣学生到伊斯兰世界留学。

  他的学生奔赴不同的国家求学,如沙特、埃及、叙利亚、黎巴嫩、苏丹、巴基斯坦、马来西亚、泰国等。

  ●由于他在过去的遭遇和经历,他在与人交往时充满智慧,不论是官方或者民间的人士,他都平静地、智慧地处理问题,从不给政府制造麻烦。

  除了与他的反对者、不同教派的人士保持良好的交往之外,筛赫白哈文丁还是中和思想的倡导者,他在交往、改革、宣教中坚持循序渐进和智慧。

  ●筛赫白哈文丁注重团结。为此,他在数年间举办了多次培训,以促成各学校之间的团结。

  ●筛赫白哈文丁在谈话、演讲和授课时注重有理有据,我的确在几次与他会晤时观察到了这一点。尽管我听不懂汉语。他若讲话,大家则洗耳恭听;若劝诫,大家则受益匪浅。

  ●他的简朴和谦逊。我在与他会谈时看到他穿这最便宜的衣服,他的家也是非常简单,他甚至没有专车。以真主起誓,这样的操守,在今天不同年龄的宣教者中,的确见不到了。

  ●对教育工作的鼓励与支持。这体现在他首先创办了中阿学校,他鼓励与伊斯兰世界的教育机构加强合作,在我主持的计划中,我见证了这一点。

  最后我想说的是:真主给予我荣耀,使我与中国这座巍峨的高山数次相遇,更加幸运的是,他还到过我的家及我以前工作的地方。

  我最后一次与他相见是在去年夏天,我和哈立德博士一起拜访了他,就一些问题进行了交流。那次相见竟然成了我们的永别!

  我祈求真主使我在永恒的乐园里与他相遇。主啊!你的仆人白哈文丁已告别了我们这个短暂的尘世,求你引导他入居永恒的乐园。主啊!使他的灵魂在乐园里圣洁高贵,升高他在乐园里的品级。主

  啊!使他的灵魂在乐园里圣洁高贵,升高他在乐园里的品级。主啊!祈求您在他之后赐予我们福利。阿悯!

  -沙特国王大学教授尔撒·杜莱比博士西北民族大学潘世昌译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